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 都挺糟心的

2021-01-05

\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都挺糟心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20年台湾年度代表汉字评选,选出来的一个“疫”字,获得28441票,由台湾“中研院”副院长陈建仁推荐。然而从谷歌搜索排名得到的答案,台湾人真正关心的,无论是关键字,还是最热门的话题,都是2020美国总统大选。\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src="/uploads/allimg/210105/09242QI6-0.png" data-imagewidth="554" data-imageheight="369" alt="台湾2020年度代表字揭晓"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台湾2020年度代表字揭晓\u003c/p>\u003cp>2020年,新冠疫情给全世界带来极大的冲击和挑战,然而接近年底,更让人感到讶异的,便是美国特朗普总统至今不肯承认败选。有调查显示,台湾是世界上最支持特朗普的地区。很多台湾人,尤其是绿营人士,为特朗普疯狂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u003c/p>\u003cp>《说文解字》:“疫,民皆疾也。”而有些“疾”,不单单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比如疫情让人们生出很多负面的情绪。而这些情绪,又让更多的坏事发生。\u003c/p>\u003cp>解读2020年的台湾,会发现很多事情其实是共通的。比如疫情中台湾社会部分人敌视大陆的言行,直接影响到过去大陆民间对台湾的善意,两岸关系不但严重倒退,而且与以往已经有了质的不同。而台湾能如此有恃无恐,当然与特朗普任内的许多政治动作有关。特朗普政府出格的不按套路出牌的行为,打破了中美关于台湾的很多默契,也让台湾民进党当局误以为获得靠山。这些政治误判都对两岸关系造成了极大的伤害。\u003c/p>\u003cp>2020年对全世界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好的年份,对台湾而言,有以下五件大事基本贯穿台湾整年:\u003c/p>\u003cp>\u003cstrong>1、蔡英文竞选连任,挟得票数新高肆意妄为,两岸关系深陷僵局。\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2、韩国瑜马失前蹄,退守高雄不得惨遭罢免,韩流神话偃旗息鼓。\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3、陈时中领衔抗疫,独领民调引来党内侧目,抗疫成绩真真假假。\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4、中天台惨遭关停,反“台独”遭致当局打压,新闻自由已成空话。\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5、蔡当局强推“莱猪”,一意孤行不顾民众反对,跪舔美国节操尽失。\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蔡英文连任\u003c/strong>\u003c/p>\u003cp>蔡英文在2020年1月11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以岛内史上最高的817万张选票获胜得以连任,蔡英文在接受BBC采访时声称这场胜利是“一个压倒性胜利”,然而实际上,没有人觉得这场胜利是因为过去四年蔡英文的政绩有多理想,她的胜利,无非是因为遇到一个糟糕的对手,以及当时香港社会的骚乱事件。\u003c/p>\u003cp>相较于对手,她及她的政党虽然执政无能,但“选举一流”,他们更善于利用外部的危机去转移内部的矛盾,以危言耸听迫使中间选民改变立场。而且因为执政的缘故,蔡英文的团队不顾行政中立的原则,再加上他们所掌握的岛内绝大部分媒体,配合着对对手进行铺天盖地地抹黑以及攻击。事后看,这些抹黑和攻击卓有成效。韩国瑜成为当时岛内最讨厌的政治人物,而蔡英文名列第二。另外这些抹黑攻击也不止于韩国瑜,比如民进党党内初选的时候,被称为“‘台独’金孙”的赖清德也难逃毒手。\u003c/p>\u003cp>当对手韩国瑜饱受检验的同时 ,蔡英文却几乎无需因为四年糟糕的执政成绩对选民做任何交代。 客观上, \u003cstrong>韩国瑜不是在和蔡英文选,而是在和讨厌自己的势力竞选。这场胜利不是蔡英文的胜利,而是讨厌韩国瑜力量的胜利。\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7A50AB159788504A5844F63AF16FBD5452EF7915_size370_w553_h553.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100%;" data-imagewidth="553" data-imageheight="553" alt="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 都挺糟心的" />\u003c/p>\u003cp>虽然蔡英文的胜利并不令人信服,但她却善用这种选票的力量为自己乏善可陈的执政能力搽脂抹粉,两岸关系在她第一个任期已经陷入冰点,在她第二个任期的初期就更加恶化。不同的是,第一任开始的时候,蔡英文还表达“维持现状”的愿望,而第二个任期因为817万选票的原因,她似乎感到自己更有力量与大陆对抗,甚至在受访的时候妄称“大陆需要尊重台湾”。\u003c/p>\u003cp>蔡英文任内,台湾失去七个所谓“友邦”,很多国际组织拒绝台湾参加。但因为国际政治局势发生变动,蔡英文自以为得计的是,可以更加强化和制度化与美国的关系。毕竟短短几年间,美国通过了多项涉台法案,从法理上提升了与台湾的关系。2018年,“与台湾交往法案”实施,美国和台湾在官方高层交流有制度化的可能;2019年,美国两会通过“台湾保证法”,美对台军售常态化,2020年,特朗普签署了“台北法案”,支持强化和台湾的经贸关系,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和事务。看上去,台湾与美国的关系达到了一个高度,也难怪民进党当局及其支持者,对特朗普如痴如醉。\u003c/p>\u003cp>台湾大学教授黄旻华认为,现阶段因为美中对抗加上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国际形势,台湾在一定程度上变成美国在与大陆较劲时的一个有利棋子,因而美国加强了与台湾之间的纽带,让蔡当局很大程度上信心大增。但长远看来,这也可能埋下两岸关系更大冲突的导火线,所以得失利弊不言而喻。\u003c/p>\u003cp>从实际关系而言,美国确实打破惯例,除了让几个级别似乎很高,但实际无足轻重的官员访台以外,便是大手笔地卖给台湾武器,即便在特朗普即将下台的时候,依旧签署大笔的对台军售。这些军备往往性能减半,但价格奇高,完全是把台湾当“凯子”对待。关键是这些“凯子”还乐此不疲。\u003c/p>\u003cp>尤其是最近为了更紧地抱美国大腿,蔡英文不顾台湾社会的反对,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批准进口“莱猪”。甚至,经过民进党民意代表高嘉瑜的质询,官员才知道,\u003cstrong>哪里是蔡英文顶不住美国压力,根本就是蔡英文为了讨好特朗普的主动作为。\u003c/strong>\u003c/p>\u003cp>当前,解放军军机绕台已成常态。反观台湾,军队则表现出极度松懈疲惫的状态,这一年中,台湾军机不断失事,多人不幸丧生,甚至其中包括“参谋总长”沈一鸣,沈出事的事故中,共有八人丧生,其中多位是与沈一鸣类似的高级将官。和平时期有这么多军官遇难,不由让人严重怀疑台军的战力。\u003c/p>\u003cp>最近去世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哈佛大学荣休教授\u003cstrong>傅高义,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专访时,还呼吁蔡英文面对两岸问题“要非常小心”。他指出,不要只听信美国单方面的声音,需要同时聆听北京释放的所有信息,仔细解读其中的意涵,带领台湾走向正确的方向。\u003c/strong>\u003c/p>\u003cp>但蔡英文肯听吗?\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罢免韩国瑜\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20年6月6日,台湾高雄市举行罢免市长韩国瑜的投票。结果是97万选举人支持“罢韩”,而只有不足3万人反对,罢免韩国瑜成功。\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A676B843C52A721BFF142FAFCE4D41D8336C16BF_size285_w553_h369.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6.72694394213381%;" data-imagewidth="553" data-imageheight="369" alt="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 都挺糟心的" />\u003c/p>\u003cp>“罢韩”案是台湾史上第一桩“六都”市长罢免案。根据台湾地区的规定,此次罢免案,需要有超过25%的高雄市选民同意(约57万票),并且有效同意票数要多于不同意票数且达高雄市选举人总数四分之一以上方能罢免韩国瑜市长。\u003c/p>\u003cp>韩国瑜被罢免的当晚,非常支持韩国瑜的高雄议长许崑源跳楼自杀,许崑源或许是为韩国瑜的遭遇感到悲愤,也可能是对高雄乃至台湾的政治感到了极度失望。\u003c/p>\u003cp>2018年,韩国瑜在高雄市长选举中获胜,但上任还没有几个月,就起心动念参加2020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他的参选,加剧国民党内部的分裂,中间选民对国民党的观感一落千丈。同时,韩国瑜也激起了高雄市民的厌恶。这是客观的事实。\u003c/p>\u003cp>但韩国瑜参选是个人权利。参选期间,韩国瑜执政团队表现出色,并没有耽误高雄市政。况且在选举中落败,等于已经受到了民意的否定,他本人也付出了政治代价。所以在落败后不久,由绿营人士(包括高雄前市府官员)发起的罢免,明显有追杀到死的意味。本来,即便是一些民进党的人也觉得,蔡英文作为选举的获胜者,应该释放出和解善意,即便不能释放善意,其底线也应该是不介入罢免。\u003c/p>\u003cp>哪里知道,到投票最后一刻,民进党发出动员,鼓励市民投票。当时处于台湾防疫的关键时期,防疫指挥官陈时中也不管行政中立的基本伦理,认为市民在疫情期间出来投票没有关系。虽然从当时看,韩国瑜被罢免概率已经极大,完全无需民进党的介入,但即便如此,民进党依旧没有缺席。这也显示出这个政党嗜血的本性。\u003c/p>\u003cp>\u003cstrong>因为民进党的参与,罢免韩国瑜便有了政党恶斗的色彩,导致台湾的政治生态更加万劫不复。\u003c/strong>\u003c/p>\u003cp>首先,罢免已经成为风潮,“罢韩”成功以后,作为报复,蓝营人士发动对于绿营一系列民意代表的罢免,其中一些已经成案。后续效应,已经与成功与否无关了。也就是说一个人参选不见得能赢,但完全可以以向对手发动罢免的方式进行政治骚扰。尤其因为政党(尤其执政党)的介入,在选情接近的情况下,发动政党的力量,让当选的人下台未尝不是一种曲线成功的方式。\u003c/p>\u003cp>而这可能让一些小党的成员状况更加岌岌可危。比如高雄市民进党议员陈致中和“时代力量”的议员黄捷观感比较起来,前者可能更让人讨厌,但最终罢免的结果却是黄捷可以成案,而陈致中逃过一劫。\u003c/p>\u003cp>另外,因为“莱猪”议题,国民党的罗智强威胁要针对台北民进党的吴思瑶发动罢免,吴立刻试图以行程问题去回避对“莱猪”表决(但吴最终没有顶住民进党党内压力参与表决)。这些民意代表的存在意义是因为可以代表支持者的意见,但现在因为反对者可以发动罢免,民意代表的的主观意志将不得不因为反对者而屈服。那么对于支持者而言,为什么要选他出来呢?\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台湾防疫\u003c/strong>\u003c/p>\u003cp>台湾在大陆暴发新冠疫情时,立刻就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将“疫情指挥中心”提升为一级机构,并由卫生福利部门负责人陈时中担任指挥官。其政策为第一时间实施“封关”,限制大陆等地区人士入境,亦对从世界各地入台的民众实施追踪。台湾毕竟是一个海岛,控管方便,再加上处置及时,所以客观来讲,台湾防疫成绩相对较好,累计只有几百人确诊,死亡人数维持个位数。与大部分国家与地区相比,台湾称不上受到疫情正面的严重冲击。\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E11BD3654A45B08435B66172FB442FC13A6B15F3_size210_w554_h363.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5.52346570397111%;" data-imagewidth="554" data-imageheight="363" alt="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 都挺糟心的" />\u003c/p>\u003cp>陈时中因为防疫出色,且每日出来报告防疫实况,成为当时台湾曝光率和关注度最高的官员,期间民调一度高涨到难以置信的百分之九十几,瞬间成为台湾说一不二的政治人物。任何人不敢有违背陈时中的发言,否则会被视为“逆时中”,会被舆论讨伐。蔡英文和苏贞昌也因为台湾防疫的成功,民调都相应水涨船高。\u003c/p>\u003cp>然而陈时中的政策并非无懈可击,后来看,其中运气的成分也很多。比如一开始,可能因为口罩生产不足的原因,陈时中及民进党当局都呼吁民众无需戴口罩。当马英九等人表示质疑,且在公开场合佩戴口罩的时候,还被绿营的网军攻击。好在台湾民众相对自觉,坚持佩戴口罩,才没有酿成大祸。\u003c/p>\u003cp>又如新加坡将自己在台湾的口罩生产线撤走,遭到台湾的舆论攻击。当民进党政治人物称口罩可以蒸一蒸反复使用闹出笑话的时候,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夫人何晶都忍不住调侃:“幸好不在台湾,不用蒸口罩。”\u003c/p>\u003cp>\u003cstrong>民进党当局还追随特朗普,与世卫组织杠上,对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多有攻击。\u003c/strong> 以致谭德塞在记者会上痛斥台湾官方及民间对其进行三个月“种族歧视”性质的攻击,他表示个人“隐忍很久”,并呼吁他的非洲兄弟们团结一致。台湾地区之所以被排斥在世界组织之外,与这些短视且无知的台湾人不无关系。\u003c/p>\u003cp>陈时中还坚持不肯执行普检,所以防疫期间发生多起台湾人离开台湾后在其他地区一入境就被检出阳性的事件,但台湾方面都不承认是本土染疫。台北荣民总医院今年检验1.4万个剩余血液检体,发现11人新冠病毒抗体阳性,推估全台约1.1万人曾染疫。但台当局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认为,研究团队无从得知阳性个案是否曾染疫或从海外返台,不宜贸然回推至全台。简而言之,也不承认。\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F227EE2E3BAE109F03B3A121471FEA3B0716732F_size301_w550_h349.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3.45454545454545%;" data-imagewidth="550" data-imageheight="349" alt="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 都挺糟心的" />\u003c/p>\u003cp>但\u003cstrong>最关键的是,因为防疫,在民进党当局的煽动下,台湾社会对大陆展示出强烈的敌意\u003c/strong>,疫情期间,台当局起初计划让陆配子女(台湾人与大陆配偶在大陆所生的子女)返回台湾,但舆论反对,最终台当局以这些陆配子女没有台湾户籍为由,拒绝他们返回台湾;又比如在大陆疫情最危急的时候,台当局制定禁止口罩输入大陆的方案;以及当世卫组织已经冠名疫情为“新冠肺炎”,台湾官方还坚持叫“武汉肺炎”。凡此种种,确实真正伤害到了大陆人民的心。\u003c/p>\u003cp>本来,在疫情肆虐的时候,如果两岸人民能携手共救,守望相助,可能是修补两岸关系的最好时机。可惜这些台湾政客逞一时之快,却从根本上伤害两岸关系。\u003c/p>\u003cp>陈时中是一个技术官员,政治水准其实很低。动不动用行政司法去恐吓那些与他不同意见的人。他民调最高的时候,被绿营认为可以代表民进党未来去选台北或新北。但而今一切时过境迁,恐怕没有什么人还寄希望于陈时中了。\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关闭中天\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中天电视在台湾历史悠久,也是台湾第一家进行全天候播放新闻的华人新闻节目,受众广泛,收视率时常在台湾排名第一。在台湾如今电视台几乎全部绿化的情况,中天电视还保持蓝营本色,尤其在2018年台湾地方选举一役中,中天全力支持韩国瑜,引发“韩流”兴起,让民进党一败涂地。而后民进党当局怀恨在心,非要除之而后快,也就不算什么稀奇了。\u003c/p>\u003cp>台湾当前的政治环境,因为蓝绿对立,意识形态冲突严重,所以让电视台保持中立,四平八稳地表达观点,几乎是没有空间的。电视台因为受众的不同而归属对应的意识形态,反而是一种保持政治平衡的方式。所以无论政党如何轮替,不同的电视台保持自己的意识形态,满足自己的受众需求,也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常态。\u003c/p>\u003cp>在所谓“言论自由”的核心价值下,过去蓝绿无论谁执政,都会谨慎碰触有关新闻台审查的议题,就更别提会有关闭新闻台事情的发生。\u003c/p>\u003cp>\u003cstrong>但蔡英文就敢我行我素,成为第一个关闭新闻台的台湾地区领导人。\u003c/strong> 国民党方面的批评就不提了,就连民进党的前辈,如陈水扁、吕秀莲都发出异议,对蔡当局做法很不认同。\u003cstrong>蔡当局开创恶例,未来政党轮替,当然也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04E61A563781ABE6CA444E2DD47362FF3D3DB5E5_size392_w554_h383.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9.13357400722022%;" data-imagewidth="554" data-imageheight="383" alt="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 都挺糟心的" />\u003c/p>\u003cp>而另一方面,蔡当局处心积虑地关闭中天,引发了社会强烈反应,看似钳制了不同的言论,但却制造出更大的不平与反弹。\u003c/p>\u003cp>而且中天电视也由此摆脱了过去的传统电视的收视环境,就此投身新媒体,脱胎换骨。所以蔡当局也就像为渊驱鱼,把中天电视赶到网络上的无限空间中去。中天电视节目更加多元自由,新媒体订阅人数激增,很多老年的忠实观众,也赶着学习使用网络设备,跟随中天。恐怕这是民进党当局意想不到的。\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 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9CCBF6C21D4F9383862CC75821272F591411689F_size313_w554_h285.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1.44404332129964%;" data-imagewidth="554" data-imageheight="285" alt="台湾年内的五件大事 都挺糟心的" />\u003c/p>\u003cp>当然,不肯放下屠刀的“NCC”,立刻扬言要制定网络审查法案,很像是要对中天进行追杀。但一石激起千层浪,就连那些相信民进党的年轻人恐怕也坐不住了。因为他们才是网络的重度使用人群。\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蔡英文当局开放“莱猪”\u003c/strong>\u003c/p>\u003cp>蔡英文在一次美国官员来访后不久,便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宣布开放含有莱克多巴胺的美国猪。当时正值美国大选,蔡英文的举动被视为继续押宝特朗普。然而随后特朗普败选,胜出者拜登宣布近期将不签署任何对外协议,所以台当局无论是讨好特朗普,还是以“莱猪”换取贸易协定的希望,显然都落空了。也难怪台湾人感叹,“莱猪”白吞了。\u003c/p>\u003cp>当然,开放进口美国含莱克多巴胺的肉类,是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党的共业,马英九执政时期,开放含有莱克多巴胺的“美牛”,也受到了民进党的强烈反对。从效果来看,也成为当时民进党扳倒国民党的“第一块砖”。反之要不是当年蔡英文及民进党上上下下反对得那么彻底,估计国民党今天也不会反应如此激烈。\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01E2507A5ED518264EAD94BEA503756ED6534A96_size324_w554_h337.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0.83032490974729%;" data-imagewidth="554" data-imageheight="337" alt="台立法机构通过开放进口莱猪行政命令"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台立法机构通过开放进口莱猪行政命令\u003c/p>\u003cp>蓝绿两党都“亲美”是不争的事实,所以都要面对来自美国的压力。但面对外部压力,这两个最大党不能抱团取暖,共克时艰也就算了,反而相互拆台、互相攻击。所以莱克多巴胺肉品当然能在台湾长驱直入。\u003c/p>\u003cp>台中市长卢秀燕面对美国在台代表说,台湾人不想吃“莱猪”,合情合理地表达台湾人的诉求,美在台协会却发表声明,说台湾政治人物造谣。这其实是很让人生气的事情,不仅体现出美国人居高临下的那种傲慢和颟顸,也反映出正是这些台湾政治人物对美国人一贯的唯唯诺诺,才惯出这些美国人颐指气使的毛病。尤其作为执政党的民进党,还跟着骂卢秀燕。\u003cstrong>蔡英文当局对外奴颜婢膝,对内反而声色俱厉也是一览无余。\u003c/strong>\u003c/p>\u003cp>含莱克多巴胺肉品是一个照妖镜,照出民进党是一个昨是今非、说话不认账的政党,也呈现出民进党那些冠冕堂皇的所谓“民主自由进步”的主张都是谎言。当年和他们一起反对“莱牛”的苏伟硕不改初衷一样反对“莱猪”,之后被民进党当局传唤,以司法手段伺候。当然,他们连新闻台都敢关,也就不会顾及用所谓的“言论自由”去恐吓一个学者。\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一点结论\u003c/strong>\u003c/p>\u003cp>台湾对大陆的贸易一直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三成多,蔡英文上台以后,对大陆贸易并没有因此回落,反而稳步上升,尤其今年,台湾方面数据显示,1至11月,台湾对大陆的出口额为1367.4亿(美元,下同),占其出口总额逾四成,同比增长14.0%。据大陆方面海关总署统计,同期,两岸进出口贸易额为2356.9亿,为台湾带来1277.3亿贸易顺差。也由此显示,台湾对于大陆的经济依存度非常之高。但令人遗憾的是,贸易如此之高的顺差没让台湾感念大陆,反而在台湾,“仇中反中”的声量很大。\u003c/p>\u003cp>蔡英文是因为煽动“反中”的情绪而当选,韩国瑜因为被绿营“抹红”不但败选还被罢免。中天电视台也因为被“抹红”被关台以后,那些自以为“自由民主”的台湾年轻人不觉得“言论自由”已经被严重伤害。民进党当局抱美国大腿开放“莱猪”,民进党籍民意代表吴思瑶评价,不开放“莱猪”,会让大陆得利。今年民进党还赶走爱奇艺,赶走了淘宝,而前者其实在扶持岛内日渐式微的影视制作,后者极大方便了台湾年轻人的消费。\u003c/p>\u003cp>两岸关系最糟糕的就是这种“反中”的情绪,这也成为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党与政客的“政治提款机”。当这种风潮渐已形成的时候,连过去能稳定两岸的国民党也不淡定起来,他们不敢为本该成为自己优势的两岸政策辩护,甚至在党主席江启臣的领导下,国民党开始质疑“九二共识”。两岸之间如今基本断绝了官方沟通的管道,一度到兵凶战危的地步。\u003c/p>\u003cp>这背后当然有美国因素的影响,特别是美国政府一些人公然打破美中关于台海的默契,妄言“台湾从来不属于中国”,让台湾有些人误以为自己已经靠上美国这棵大树,殊不知,特朗普政府向来执行的是“美国优先”的政策,他要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哪里会管台湾人的死活。特朗普政府卖给台湾的武器,基本已经超过今年台美之间的贸易顺差。美国为了自己的战略,忽悠台湾对抗大陆。用已故作家李敖的话说就是,当看门狗,还要自己买狗食。现在看来,自购狗食不但不打折,反而更贵。\u003c/p>\u003cp>随着美国政党轮替,拜登已经放话要回归到传统的对台政策当中。民进党得不偿失不谈,就现在的两岸而言,一切也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就回得去。\u003c/p>\u003cp>\u003cstrong>台湾的政治有很明显的民粹趋势,政治人物不必为长远负责,只要满足当下的悲情就好。\u003c/strong> 所以他们在野的时候一切都反对,当政的时候也就一切都放开,执政党很容易陷入昨是今非之中。从长远看,也在消磨台湾的根基,使之越来越往下沉沦。\u003c/p>\u003cp>当然,民意如流水,最近蔡英文当局与民众之间因为防疫而产生的美好光阴正在消失。最新的民调中,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好感度也在此消彼长中,尤其有中间选民开始认同国民党。以现在的趋势,民进党很可能还会遭遇2018年的那次大败。但对于每况愈下的两岸关系而言,这已经不算什么令人激动的期待。\u003c/p>